蒼川夜雨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博已弃用。
unfo请随意。

搬迁地址:https://hoshino.bitcron.com
这边会不定期清理。

微博@星野砂_蒼川夜雨

矫情碎碎念











中午跟亲友在这个地铁站分别,她坐高铁回家,我一个人住在上海。
第一次体会一个人住的感觉。之前就算到外地也多是有亲戚朋友在的,总归不是那么的慌张,有点什么事可以照应。前天到上海,即便是两个人在一起,也已经体会到“被淹没”是怎样的感受。身处的城市大得没有边际,发声像是在无边的旷野正中央。游客是不该贪求什么归属感的,可自己却无法否认感受不到它这一点,让人无所适从。可能这就是自己不喜欢旅游的原因。
今年到香港的时候好像也有这样的感觉。当时我在IG上写:“我知道这里很好,但我不属于它”,现在想来同样适用于我对上海的感受。当时是想了很多别的东西的,无外乎工作就业,明年自己就要面对的东西,一直想着要去发达一点的城市,但自己真的有能够在那些地方活下来的能力和勇气吗?说不定在第一关就败给了脆弱的精神。想着去广州,亲友说你要一个人在那里立足实在太难了,以前大我两届的室友半开玩笑地说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拿到了广州的offer却同意调回本市。大学时候的朋友去广州工作一年过得并不好,宿舍只能住三年,因为买不起房,往后要么谈一个本地人要么滚回家。工作了多年的人都不一定谈得上什么归属感,没有资本的人连矫情都不配。
昨天在逛新世纪,同样是半开玩笑地跟亲友说,到了这里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穷。其实不到那里我也知道自己有多穷,并且这种状况即便在我工作之后也未必能有多大改善。于是我又要开始控制着自己不去为这一点而感到无所适从,和我大学读到第三年方才意识到贫富差距的悬殊的那一刻做的事情一模一样。当年我失败了。当年持续将近两年的抑郁情绪给现在带来了诸多坏毛病,诸如间歇性的无价值感,对事消极的态度,很难向他人提出要求,等等。就像现在心里压着很多不知道跟谁说怎么说才好的话,因为好像怎么处理都会给听者造成不适。那就不说了吧。现在好像明白了当年一位前辈对我说的,内心丰富、敏感,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几天挺累的。都几乎要忘了1122的事,今天算是休息了一天,一闲下来就矫情,于是在这里说了些没什么意思的废话。不过终于就是后天啦。昨天深夜刷到韩国场的图和repo又好像有了点力气,说起来自己真的不适合四天以上的旅行……家里蹲本性暴露无遗。

评论
热度(1)

© 蒼川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