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川夜雨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博已弃用。
unfo请随意。

搬迁地址:https://hoshino.bitcron.com
这边会不定期清理。

微博@星野砂_蒼川夜雨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删。


今天去医院查了牙齿,当时在小诊所贪便宜做的牙套现在出现了各种问题,好在牙齿现在本身还算健康,形状也尚可,今天面诊的医生和中午咨询的一个师妹的主治医生也说问题还有救,总算是放了心。

自己是想现在马上换一家靠谱的医院重做的,但是这个钱我自己出不起,家里恐怕也不会再给了,再坚持己见又好像有点无理取闹,毕竟和我同龄的人都已经工作了。只能等自己工作了才能有能力彻底解决问题吧,但是那至少也是两年以后的事了。希望这两年不要再出什么问题就好。

以及关于我妈极力为她熟人的不规范治疗辩护的事情已经气过了,再说的时候我已经气不起来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jpg

……很怕到时候被按着头去相亲,完了她也是这态度。她认为是好的就非得让我接受。


上周和同学的一次关于工作的谈话,让我意识到我在别人心里似乎成了个爱财如命的人,没有贬义,就是很想要钱,无论开玩笑还是认真说话都有意无意地把钱挂在嘴边——大概是这种样子。

可能微博和lft很多和我私交比较好的朋友也这么看我,但是没有钱确实是很多事情做不成做不好啊,谁能否认这一点。从小到大家长一向是能省就省,我用钱一旦超过他们的心理限度就会被骂。这件事里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上大学之前全部是走读,不需要自己花钱吃饭,因而根本没有零用钱的概念,自己能有个十块八块买本杂志就是欢天喜地的事了。

印象里很深的一件事,高三的时候有一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好到我们现在一年多不联系再见面还是很熟络有很多话要聊、相互之间一句话就会为对方帮忙的那种。她很喜欢韩露,我就花了四十买了一本韩露的画集做她的生日礼物。回家被我妈看到了之后实说了,然后,可能是我十几年被骂得最惨的一次,她对我吼着让我去退货,说你爸爸赚钱多么不容易,你对你朋友这么好,她是你爹还是你妈,诸如此类。现在我还记得我是站在客厅的哪个位置哭到泪流满面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动都不敢动。

上了大学之后跟他们也因为钱的问题吵过很多次,多到我都不想提,最凶的时候我妈只要跟我打电话问到了我花了多少钱,就会吵着逼我去银行打流水单,对账,对购物小票。精神状况最不好、陷入抑郁的那阵子,看到他们的电话都是直接挂掉。毕竟当时已经觉得吃饭都很费精力。后来到了大四他们好像忽然就想开了,一下子就不在过问这些,只轻飘飘地说注意省着花。至今觉得这个转变很神奇。去年去看oor,那么果决地决定,买票,定交通定住宿,走在路上的时候回忆起大学,当时可能连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去外地花上上千只为看一场live,而我爸妈只是要我注意安全。

做梦都没想过。

可能说得确实很偏激,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她说父母都是这样的,不知道是安慰我还是确实如此。

毕竟我又没做过别人家的小孩。


慢慢地身边的同学都开始讨论婚恋生子了。自己虽然兴趣实在不大但偶尔也会有所思考,自认为是个不适合生养孩子的人,要问为什么,我的性格遗传我父母太多。现在想起来我妈应该也是不适合生养孩子的,太自我,考虑问题只会从自己的角度,而我现在几乎和她一模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私、冷漠,太过于理性而不带多少感情,把任何事情都要放到利益的秤上磅上一磅。

一个人生存,这样的性格很好,但养孩子则不行。所以除非能够硬改变这一点,否则我是不会轻易生育的吧。


哎最后聊点开心的。

今天去医院的时候我跟医生噼里啪啦地说我的问题,跟别人描述的时候因为不关心这方面的人对专有名词不会很熟所以就会说很长一串来描述,跟今天这个医生就直接说名词了。说完之后医生说“你还知道这个啊”,我“嗯因为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东西”

然后回来的路上想起这件事莫名地很开心。可能就是会很享受知识积累给别人惊奇感的这种快乐。:)

                     无形装逼        

……要是能把这点劲用在面试上该多好。

评论(6)
热度(2)

© 蒼川夜雨 / Powered by LOFTER